重磅单品收获在即,兆科眼科-B(06622)值得高看一眼?

图片[1]-重磅单品收获在即,兆科眼科-B(06622)值得高看一眼?-七星期货

在如今的港股医药板块,比起充满想象力的故事,市场显然更关注切切实实的业绩与“造血”能力。
自中报披露以来,兆科眼科B(06622)股价已上扬约10%,截至10月30日收于4.19港元,但相比年初的6.74港元高点仍有相当的距离,与2021年4月登陆港交所时的16.8港元发行价相比更是处于历史低位。
作为身处眼科热门赛道的创新药企,兼具商业化落地的利好,兆科眼科后续能否走入业绩与股价双双高速增长的通道,这还要从行业环境与公司本身的质地等多角度来分析。
商业化落地助推业绩利好兑现
2023年上半年,公司首次获得可观销售收入,这似乎预示着公司终于在实现自我造血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据财报披露,截至2023年6月30日止6个月,兆科眼科实现收益约为人民币1130.4万元(单位下同),而去年同期收益为零;期内亏损2.34亿元,同比增加45.18%;经调整期内亏损2.18亿元,同比增加57.04%。
按收入来源划分,其中230万元乃源自将公司的抗青光眼仿制药贝美素噻吗洛尔滴眼液(晶贝莹®)商业化,而360万元则源自公司的堡得视®眼罩系列(包括供轻度干眼症患者使用的眼部热敷治疗贴及供青少年及儿童使用的眼部远红外热疗贴);540万元来自公司自NVK002于南韩的分销及供应协议取得的前期款项。
据了解,在商业化进展方面,兆科眼科已在线上、线下多渠道有所布局。线上方面,公司设立了堡得视®天猫旗舰店,青光眼药物晶贝莹®在京东药房线上平台上线,还设立了针对中国眼科医生群体的公众号“兆科博视”及微信小程序“兆科护眼星球”,目前公众号粉丝量超13800名,约占国内眼科医生总数1/4;在线下,公司销售及营销团队的人数从2022年底的45人扩充至2023年8月的逾80人,覆盖全国医院超过1100家。
此外,兆科已与爱博诺德订立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将在眼科药品、医疗器械及其他眼科相关产品领域展开合作;公司管线内多项产品均具有全球及亚洲其他国际权益,已与韩国领先制药公司Kwangdong Pharmaceutical签订一份关于低浓度阿托品产品NVK002分销及供应协议。
报告期内,公司研发开支约为2.05亿元,同比增加103.46%。截至2023年6月30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值约16.7亿元,流动资产为16.7亿元,财务状况较为良好。
“近视神药”能带来多大想象空间?
投资界有着“金眼银牙铜骨头”的说法,而眼科赛道向来以高成长性、高壁垒的特性而著称。近些年来,随着创新药支持政策落地、创新药企密集赴港上市,眼科亦开始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热门领域。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眼科疾病患者最多的国家之一。受到人们护眼观念提升、医疗水平提高、人口老龄化及城镇化等多重因素影响,国内眼科疾病发病率居高不下,眼科市场近年来快速增长。据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2019年眼科药物市场规模已达到180亿元,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481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目前眼科疾病大多数采用手术治疗,涉及较多手术和医疗器械,而眼表药物市场规模相对较小。其中,眼科医疗市场包括眼病诊疗、激光近视手术和医学视光三大板块,眼科器械市场包括眼外科和视力保健两大领域,而眼科用药市场主要集中在眼底血管病、抗感染和抗炎三大领域。
从患病人数来看,国内屈光不正患病人数最多,其次为干眼症和白内障,青光眼和老年黄斑病变也属于患病人群数量较大的眼病。由于在许多常见的眼科疾病中,药物的治疗效果较为有限,因此市场需求端渗透率较低,市面新药供给也有着潜在的蓝海空间。
据了解,兆科眼科的眼科药物管线布局广泛,涵盖前眼和后眼主要的常见眼科疾病领域,包括干眼症、老花、近视、角膜上皮缺损,以及糖尿病黄斑水肿和湿性老年黄斑部病变等。目前公司共拥有14种创新药管线和12种仿制药管线,而本次商业化进展最快的三款产品分别来自青光眼、干眼症和近视药物三类领域。
而在诸多品类中,最受市场关注的无疑是有着近视防控“神药”之称的阿托品。到目前为止,阿托品滴眼液仍是唯一经循证医学验证能有效延缓近视进展的药物,且不同浓度阿托品对近视的治疗效果不同,其中低浓度(0.01%)阿托品滴眼液对近视的控制效果最好,不良反应发生率最低。
据现有相关文献报道,阿托品适宜使用人群年龄为416岁,而此前国家卫健委颁布的《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适宜技术指南》中同样指出,低浓度阿托品是唯一推荐的抗胆碱类药物。由于国内暂无批准上市的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有部分医疗机构有院内制剂),其潜在市场空间广阔。
兆科眼科与Vyluma合作的NVK002是一款低剂量、不含防腐剂、且稳定性较高的阿托品滴眼液,研发进度在国际及国内均处于第一梯队。
从最新临床进展来看,目前公司正在国内进行两项III期试验,包括一项为期2年的III期临床试验(中国CHAMP)和一项为期1年的III期桥接临床试验(小型CHAMP)。8月,公司已完成小型CHAMP的最后一名患者访视。
海外方面,公司的美国合作伙伴Vyluma已向FDA提交了NVK002(低浓度阿托品0.01%)作为儿童近视潜在疗法的新药申请,将于2024年1月底收到是否获批的最终结果反馈。
目前,全球还有多款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进入3期临床阶段,如兴齐眼药的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Eyenovia公司/极目生物的AVRN002 (MicroPine)、Sydnexis公司/参天制药的SYD101以及恒瑞医药的HR19034等。而各家创新药企谁能在这场竞赛中抢得先手,显然有望分得更多的蛋糕。
重磅创新药上市进度或再延缓
纵观公司的研发管线布局,在干眼症领域,上半年公司已实现商业化的堡得视®眼罩系列包括供轻度干眼症患者使用的眼部热敷治疗贴及供青少年及儿童使用的眼部远红外热疗贴,是首款含有远红外线陶瓷粉、辅助治疗青少年及儿童假性近视及视觉疲劳的第二类医疗器械。
不过,更受关注的则是环孢素A眼凝胶,作为公司自研用于治疗干眼症的产品,兆科眼科的环孢素A眼凝胶此前已向国家药监局递交新药申请,并于今年1月通过药品注册及临床试验现场核查,有望成为公司首款在中国商业化的自主研发创新药。
干眼症是一种眼科的常见病,部分可对症治愈,但难以根治。以往“人工泪液”(一般为滴眼液)为干眼症的主要常用治疗药物,但近年来新疗法环孢素被认为效果更佳。
据了解,从竞争格局来看,兴齐眼药(300573.SZ)的兹润®环孢素滴眼液(Ⅱ)仿制药为国内首个环孢素眼用制剂,已于2020年上市;除了兆科眼科外,恒瑞医药等药企也在环孢素上有所布局。
10月13日,兆科眼科公告称主动撤回环孢素A眼凝胶上市申请,补充申报资料后将重新提交,这无疑将使得该药物的上市进展再次延缓。今年3月,恒瑞递交的2.2类新药SHR8028滴眼液的上市申请也已获得受理,两者上市孰先孰后,将为兆科眼科的后续业绩增添几分不确定性。
而在仿制药方面,公司主要侧重于青光眼方面的布局,共包括七种药物和一款家用眼压测量仪器。除了已经商业化的晶贝莹®之外,曲伏前列素和曲伏噻吗两款药物的国内上市申请已于今年提交。
小结
作为一家创新药企业,兆科眼科多款创新药即将进入收获期,且都具备相当的稀缺性,后续增长动力可观;仿制药方面也主要围绕潜在空间广阔的青光眼领域,在眼科药物这一细分赛道内处于行业前列。
但从行业角度来观察,眼科赛道中手术器械热度较高,眼科用药则存在开发难度较高、渗透率较低、眼科治疗用药患者依从性差等问题,这是市场目前对兆科眼科估值较低的原因之一。以目前股价来看,公司长期配置性价比较高,但投资者仍需关注公司本身研发进度的不确定因素。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