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融机构高薪聘请50岁以上交易员,提前“备战”日本央行加息前景

日本金融机构高薪聘请50岁以上交易员,提前“备战”日本央行加息前景
人们普遍预计,日本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结束世界上最后一个负利率。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单调的可预测性之后,世界第三大政府债券市场开始活跃起来,基准股指达到了34年来的高点,东京各地的券商都在增加人手——通常是在寻找那些记得日本上一次正值利率的年长交易员。
对日本大部分地区来说,这种转变带来的更广泛的经济和社会影响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在其交易大厅里,新时代伴随着过去的回声已经到来。利率掉期经纪人增本忠(Tadashi Masumoto)表示:“我正接近金融业所认为的退休年龄。”几年前,在他生第四个孩子之前,他本打算放慢职业生涯的节奏。
相反,这位德利万邦(日本)有限公司(Tullett Prebon (Japan) Ltd.)的前首席执行长收到了一大堆工作邀约,他最近开始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经纪公司BGC Group Inc.担任董事总经理,负责管理一个新的日元利率掉期团队。现年54岁的增本忠说:“像我这样年纪的人能收到工作邀约或被人接触,真是令人欣慰。”
随着金融机构寻找懂得如何在利率不断上升的世界中生存的专家,像增本这样的市场老手已成为炙手可热的人才。30年来,日本央行一直将短期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因此,很少有交易员熟悉借贷成本持续上升时可能出现的极端价格波动。
最近几周,日本央行行长植田和男(Kazuo Ueda)试图为日本2007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奠定基础,一些分析师预计他将在4月份采取初步行动。一年半多来,日本的通胀率一直高于央行设定的2%的目标,这强化了央行采取不太宽松立场的理由,而且日本央行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已经三次调整了其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

(日本市场营业额飙升,来源:彭博社、日本证券商协会、日本金融期货协会)
前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交易员维尔·瓦阿塔贾(Ville Vaataja)说:“规模庞大的日本利率市场正在恢复活力。”他去年成立了一只针对日本利率市场的宏观基金,并表示:“我们坚信,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我们将面临结构性更高的实际波率。”
日本央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日本缺乏合适的债券交易人员来应对未来的市场状况。该调查指出了预期中的央行政策转变可能产生的影响。
随着亚洲大国资产(曾经是全球投资组合中的必备资产)的吸引力下降,前景的变化正吸引更多的国际投资者重返日本。随着日本央行缩减债券购买规模,投资者有望再次成为购买政府债券的重要力量。市场观察人士预计,随着日本央行收紧货币政策,近几十年来为寻求更高利率而离开日本的4万亿美元资金中的一部分将开始回流。
不过,也有一些人警告说,这种转变可能没有预期的那么令人兴奋。大和证券(Daiwa Securities Co.)首席市场经济学家Mari Iwashita说,虽然物价回升可能促使日本央行在4月份取消负利率,但央行短期内不会将借贷成本提高到零以上。她表示:“作为负利率取消的反应,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暂时上升,但不太可能长期保持在1%以上。”
然而,即使是对这种转变的预期,也促使日本金融机构竞相聘用经验丰富的人员,这有助于提高薪酬,一些交易员获得了奖金保证,基本工资也大幅提高。摩根麦金利集团(Morgan McKinley Group Ltd.)金融服务招聘主管熊泽义树(Yoshiki Kumazawa)说,一名副总裁级别的日圆汇率交易员得到了3000万日元(合20.5万美元)的年薪,比该职位的传统薪资上限高出约500万日元。熊泽义树说:“我们开始看到加薪幅度再上一个台阶。人力资源的竞争再次变得激烈起来,这是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的。”
即使工作了几十年的人也几乎不记得利率上升时间的情况了。三菱日联资产管理公司(Mitsubishi UFJ Asset Management)的执行首席基金经理Masayuki Koguchi在资产管理领域有25年的经验,他说,他甚至从来没有在基准利率相对较低的1%至2%的情况下工作过,所以他很感激办公室里有几个比他资历更长的人。Koguchi说:“我们有一些从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这个市场的资深人士。大家正在分享和讨论那个时代的市场走势。”
市场老将们对交易大厅重新焕发活力表示欢迎。在1980年代,数十亿美元的债券交易屡见不鲜,收益率经常剧烈波动,比如1990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高达8.69%。SMBC日兴证券的资深分析师末泽英纪(62岁)回忆说:“以前,我们的午休时间长达两个小时,甚至在工作日,大家也会和同事一起喝啤酒和清酒。由于午间的畅饮,下午的交易通常特别活跃。”
这一切在20世纪90年代末发生了变化,当时日本央行将借贷成本降至零,试图重振日本停滞不前的经济。2016年,央行更进一步颁布了收益率曲线控制计划,允许其吸收大量主权证券,以保持较低的借贷成本。
因此,日本央行在日本政府债券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截至9月底,央行持有日本7万亿美元政府债券的53.9%。10年期国债收益率徘徊在0.60%附近,基准国债甚至在某些日子里没有交易。

(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测,来源:彭博社)
但从去年1月到11月,日本政府债券的月平均成交量较两年前同期跃升41%,至29万亿日元。同期,东京股指(Tokyo Stock Price Index)上市股票的交易量攀升25%,至69万亿日元,外汇保证金交易飙升94%,至978万亿日元。
巴克莱(Barclays Plc)日本子公司表示,它们从国内外接到了更多与日元利率相关的订单,许多海外机构客户押注当地利率将会上升。日本最大的地区性银行之一康科迪亚金融集团(Concordia Financial Group Ltd.)说,该公司一直在招聘员工,并通过培训生项目培养年轻员工,以帮助管理其3万亿日圆的证券投资组合。肯?格里芬(Ken Griffin)的对冲基金Citadel在关闭东京办事处十多年后,正计划在那里设立办事处。
交易所运营商正在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东京金融交易所(Tokyo Financial Exchange)批发业务部门主管Ryosuke Seo表示,东京金融交易所将于2023年3月新增3个月期利率期货,部分原因是日本央行政策可能发生变化。他预计,正利率将推动期货交易量从10月份的日均1570份合约增至每日数万份合约。并表示:“在新的利率期货上市后,客户的兴趣越来越大,一年前没有兴趣的投资者已经开始联系我们了。”
回忆起动荡时期的交易员和基金经理说,做好准备是明智的,因为一旦情况开始变化,它们就会迅速改变。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 Group Inc.)市场部门前负责人西康正(Yasumasa Nishi)将目前的情况比作等待台风。你认为它会来,但你不能确定它会有多糟糕,也不能确定它会在何时何地发生,这位70岁的老人年轻时在家里做木材生意时就深谙这一点。他说:“有些人在台风来袭前买了木材,用木板封住了窗户和屋顶,还有一些人在台风来袭后买了木材来修复受损的房屋。”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