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2024年市场最大驱动因素揭晓——通胀和美国大选

摩根大通:2024年市场最大驱动因素揭晓——通胀和美国大选
调查显示,约27%的交易员认为通胀为最大影响因素,20%的交易员则认为11月美国大选影响最大。
2023年年底,由于人们寄望通胀放缓将促使央行在今年大幅降息,债券和股票大涨。但这些押注已被缩减,美国1月就业岗位猛增,令美国公债遭遇去年9月以来的最大抛售。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市场正准备迎接更多波动,前总统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初选的胜利,使得他益发可能与拜登再度对决。
摩根大通数字市场全球主管Eddie Wen表示,今年对宏观和风险事件的关注增加,这可能会造成短期波动,尤其是对美国月度就业和通胀数据的关注。
该调查显示,由于经济增长超出预期,2023年在调查中高居最大影响因素的经济衰退担忧,以18%落居第三位。
紧随其后的是俄乌冲突和中东局势(以哈冲突是否有升级迹象),均为14%。
交易员们预计市场波动仍将是最大的交易挑战,但将其放在首位的受访者比例比去年下降了18个百分点,降至28%。
在交易挑战的排行上,有24%受访者称是流动性可得性,占比接近榜首,且高于去年的22%。流动性渠道仍是交易员最大的市场结构疑虑。
摩根大通宏观电子交易全球主管Chi Nzelu表示,随着电子交易日益盛行,投资者越来越重视能否在广泛的供应商中获得一致的流动性渠道。
信贷市场和股票现货交易员将流动性可得性视为首要的挑战。
Wen说,“信贷市场内的市场结构正变得越来越复杂”。“有更多的交易平台支持公司债券交易,同时还出现了组合交易、大宗交易、大额交易,所有这些都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电子化。”
他说这意味着选择执行交易的最佳方式,正在成为投资者的关键课题。


Kolanovic强调了鲍威尔的观点,即在2023年下半年推动通胀放缓的核心商品价格跌势“不太可能持续”。
他称,1月PMI报告显示交货时间加长,且欧洲核心商品价格上涨,这些表明商品通缩的转变正在持续。
Kolanovic等1月报告中表示,调整对美债的超配建议,指市场对央行尽早大幅利率行动的热情减弱。
Kolanovic还表示,创新高的股票集中度加剧了指数基金和主动型基金之间的竞争。

摩根大通在一份客户说明中说:“抛开地缘政治不谈,我们仍然认为从根本上讲,2024年将是石油市场健康发展的一年,我们建议将12月的卖压视为买入机会”。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